返回 盗墓小说网 首页
盗墓小说网-好看的盗墓小说排行榜
第165节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那段诡异的录像,透露出的那些神秘而无法解释的信息,还有蒙昧原始的宗教谜团,给了我很大的心理压力,令我感觉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我只好偷眼瞥着那位尊贵的大学者,但他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下时间,站起身来,告诉我们他马上还有个宗教会议需要主持,恐怕不能久留,对此他深表歉意。

    我们当然没有异议,对于大学者的离开,我并不感到惊讶,他那样的人,既是藏区地位最高的宗教领袖,又是副国级的高层领导,寻常人是绝不可能请得动他的。

    齐陵生找他来一次,肯定在背后动用了极强劲的人脉资源,人家能来为我们答疑解惑,这是天大的情面,说完了该说的,自然该走了。

    卫青、齐陵生也跟着大学者一同起身,二人送他出门,不过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却突然转过身来。大学者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仿若湖水般的平静,他的眼神在我们身上一一扫过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感觉他的身上多了一丝与之前不同的味道。如果说整个会议过程中,大学者给我们的印象是无所不知的通透和睿智的话,那么他此时的气质,已经完全隐去了作为一个凡人应有的一切情绪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空,绝对的空无,那是一种超脱一切的空。那感觉,就好像端坐于云端的神佛,正在平静地俯视众生,却又没有上位者的傲气。

    我承认,我完全看不透这位尊贵的上师。

    他的注视仿佛持续了很久,又仿佛只不过一瞬间,在我回过神之后,却发现大学者手中正捏着一个法印,向我们行了一个庄严的佛礼!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瞥到了他的手势,只见他双手捏作金刚拳状,左手的食指直竖起来,右手的小指缠住了左手食指的第一节,而左手食指端又拄著右拇指的第一节。

    这个手势的姿势很怪异,交错的指节显出一股另类而庄严的味道。但我越是看,越觉得这个手势极为熟悉——

    这个法印,好像是大日如来的手???

    我想起曾经在佛教典籍中见过的关于法印的记载,这个手印的名字渐渐浮现在我的脑海中——这是能灭无明黑暗??!

    传说“能灭无明黑暗印”乃是大日如来佛祖亲自传授下来的三大法印之一,这个法印蕴含着理智不二、生佛一如、迷悟一体的深义。

    其中左手的手势代表着众生的五大身,右手象征者五智五佛的宾冠。这个法印呈现出佛冠戴于众生的形状——也就是说,这个法印是为众生加持用的。

    众生之数如恒河流沙,无尽无量,谁能为芸芸众生加持?

    当然是佛!

    唯有觉知三世一切诸法的圆满者,才能称之为佛陀,所以这个手印,在人间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结的。不过贡布慈丹大学者,身为月巴墨佛的化身,象征无量光、无量寿,自然是人间最有资格结出“能灭无明黑暗印”的人。

    但我有些不明白的是,这个手印的作用是灭无明、逐黑暗。

    而在这间会议室中,在我们面对镇魔寺、六臂大黑天神的诡异场景下,贡布慈丹大学者却在临走之前为我们加持。

    这,是不是预示着什么?是前路艰险,还是布满迷雾?

    我想不明白,正想要开口问,却发现贡布慈丹大学者的身影已经渐渐消失在了会议室的走廊外。

    他走了,但我内心的疑惑却更加深重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脑海中突然浮现起甘丹法王虹化之后,翁波益西对我们所说的那番话:

    “法王……以己身百十年修为身化虹光为诸行者驱逐魔障、涤荡妖氛……上师临终之前……已经将毕生的一切智慧传递给空行者,为你们指引了冥冥中的前路,上师是圆满地离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贡布慈丹大学者,也同甘丹法王一样,为我们驱逐着前路中遍布的黑暗吗?

    我已经忍不住有些恐惧,究竟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整个藏地最为尊崇的两位上师,都是这样如临大敌的态度呢?

    大学者走了,录像带结束了,但是整件事似乎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就在这次会议结束之后,齐陵生通知我们收拾好个人物品,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叶秋问他,我们要去哪儿,但齐陵生并没有给出解释。不到一个小时后,我们就离开了拉萨警备区,坐着地方派过来的军用吉普,向着我所不知道的方位行去。

    但是我上车之前清点了一下人数,发现只有我、谢秋刀、叶秋和齐陵生四人,卫青和云落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问谢秋刀,但他说他也不是很清楚,只听齐陵生说,云落和卫青是跟着大学者一起离开的,至于具体去干什么,他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怪了,难道卫青不跟我们一起?

    我心里没底,但看着齐陵生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,却又觉得不好开口,便只好按捺住心中的不安,跟着上车。

    青藏地区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原,在这里进行基础建设的难度十分大,路况很不好,吉普奔腾在道路上,几乎要把我们颠的飞出车外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,但一路开过去,人烟和建筑都越发稀少,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仿佛没有尽头,最后我们驶入了大山深处。

    公路的两侧刷着很多陈旧的标语和口号,我才发现这是一条军用公路。

    吉普开了大概三四个小时,我们就到达了公路的尽头,出乎我意料的是,这里竟然是一个建在高山顶部的机??!

    “嗡—嗡—嗡——”

    山顶的机场中,正有一架飞机缓缓从机库中开出来,场间的噪音越来越大。吉普车在齐陵生的指挥下,径直开上了机场,停在了飞机的机腹下方。

    一下车,我就差点被山顶的狂风掀翻,我只能尽力稳住身形,大吼着问齐陵生:“我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齐陵生看了我一眼,凑到我身边喊着:“你们要去阿里地区,阿里!”

    “行动已经开始了吗?”谢秋刀大吼着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齐陵生顶着狂风,引领我们向着飞机垂下的舷梯走去,最后,他站在舱门下方对着我们大喊:“上去,快,飞机就要开了!”

    谢秋刀和叶秋神色严肃,径直上了舷梯,我跟在他们后面,正要躬身进入舱门,却发现齐陵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便冲着他大声道:“走啊,快上来吧!”

    可是齐陵生却丝毫不为所动,温和的微笑再次挂在他的脸上,他的嘴唇微动,但山顶的狂风实在太强,我完全听不清楚他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从他的口型中,我看出了他要说的话:

    “我—不—去!”

    什么,他不去?我的心中一凉,卫青不去,齐陵生也不去?那我们的任务怎么办?艹,这不是玩我们吗?

    “吴疆——”

    我还想说什么,但机舱内已经传来了叶秋的大喊:“快点,飞机要走了,固定好自己的位置!”

    就在叶秋话音刚落的时候,我已经感觉到身下的机舱传来了一阵强烈的震动感,飞机内部的引擎已经开始重重地轰鸣,舷梯缓缓收回。

    舱门传来一声嘶响,似乎有了闭合的趋势,飞机已经在跑道上滑行了起来。

    齐陵生站在原地,只是缓缓抬起手,向着我们挥手示意,他的嘴唇重新动了起来,我看明白了他的话: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我好像被欺骗了,一股无名火从心中腾起,在即将进入舱门之前,忍不住冲着齐陵生破口大骂道:“王八蛋,齐陵生你这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飞机越来越快,很快就将齐陵生完全抛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我带着忿忿不平的心情,在舱门关闭前的最后一刻进入了机舱。但我进来之后,才发现机舱后部已经堆积着一堆物资,绿色的军用帆布盖在上面,看不清楚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快坐下吧,我们的旅途还长?!币肚锏纳舸蚨狭宋业乃夹?,机身的轰鸣声越发震耳欲聋,我径直坐在了叶秋的旁边。

    系上安全带之后,飞机跃上高空的推背力越来越强,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狠狠按在靠背上,憋闷而又压抑。

    直到飞机彻底进入高空,整个气氛平和了许多,我才有空打量我们所在的这架飞机,在吉普车上的时候,我就发觉这架飞机既不像客机,又不像是战斗机,好像是把两种飞机的风格杂糅在一起的运输机。

    我不是很懂飞机,就问另一边的谢秋刀,这是什么飞机,他告诉我这是“伊尔—18”空军战术运输机,一款中距离飞机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不在焉,齐陵生和卫青都不参与行动,这令我觉得十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那谁是队长?谁来制定任务目标?谁布置具体的行动路线?谁来告诉我我们究竟要去干什么?这些问题一涌而来,令我憋闷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说吴疆,你别那个要死了的样子好吗?”

    叶秋的声音再度传来,我转头正看见他已经闭上了眼睛,手中三枚铜钱在五指间不停穿梭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你能不能别表现出来,这样很烦??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直觉叶秋似乎知道点什么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就是,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!”叶秋的声音有些轻佻:“我老人家一把年纪了都不急,你慌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究竟是要去哪儿?”我紧接着追问道。

    叶秋把玩铜钱的动作停了一下,他的眼睛慢慢睁开,面色古怪地盯着我:

    “我们要去世界的中心!”  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