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盗墓小说网 首页
盗墓小说网-好看的盗墓小说排行榜
第168节
关灯
护眼
字体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云海涌动,黑暗苍茫。

    突然转变为阴暗的高空中,除了我们之外,唯有那道笔直的光柱,在黑暗中通透明亮地照耀着四周。

    那架跟我们同一型号的运输机,几乎是贴着我们的机翼飞行,两架运输机的引擎轰鸣声重叠在一起,在狭小的机舱内越发显得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但在那一刻,我的心神却完全没有察觉到环境的变化,那些喧哗与轰鸣声突然变得无限远,远到好像根本没有一点声息。

    我只感觉脑子里很空,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那架幽灵般逼近的运输机。

    在那舷窗之中,

    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,

    正冷冷地凝视着我,

    “他”的嘴角高高扬起,面部肌肉被拉扯出夸张的幅度,双颊看起来几乎要裂开似的。

    这,这简直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表情!

    而且他的眼眶中漆黑一片,透露出幽深的微光,好像藏着一个黑洞般的漩涡,几乎要把我的灵魂都卷入黑暗的湍流深处……

    在我的视线接触到“他”的一瞬间,我只感觉全身陡然变得一片冰凉,如坠冰窟的寒意从脚心迅速蔓延——这个人,是谁?

    那一瞬间,我心里的惊骇是无以复加的。

    我们的“伊尔—18”运输机四台涡轮式螺旋桨,此刻正以每小时六百公里的巡航速度,从拉萨河谷向着阿里山区飞行,由东向西飞临雄伟的冈底斯山脉上空。

    西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干净的空域,受限于恶劣的高原环境,以及复杂的高空条件,导致能够飞行在这片天地的飞机极为稀少,民航局规划的航线更是只有北京——成都——拉萨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所飞行的方向,是同拉萨—成都航向完全相反的,起飞之前飞行员已经确认过,同时期空军和民航都没有起飞任务,根本不可能有飞行器行驶在这片空域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,一架飞机贴在另一架飞机的旁边,航线已经重叠,以这样高的移动速度,只要角度稍有偏差,两架飞机都是机毁人亡的下??!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这架幽灵般的飞机,里面竟然有一个跟我长相一模一样的人,也坐在舷窗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这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彻骨的寒意将我笼罩,我感觉自己的肢体已经完全僵硬了,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那架飞机,好似着魔一般。

    我用尽全身力气转动了一下眼珠,想要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一些。我越过那个人的目光,望向那架幽灵飞机的舷窗内部,暗淡的灯光下,还有着两个影影绰绰的影子,正端坐在机舱里。

    那会不会就是另一个老谢和叶秋?但是那两个影子的轮廓大半藏在暗影里的,我只能看清楚他们穿的似乎是军绿色的衣服,我没办法完全确定。

    艹,这飞机什么来头?

    我的脑子里思绪仿佛流光电转一般,瞬间就联想起无数的场景,云海中突然出现的幽灵飞机,须臾间就陷入黑暗的天空,还有长相跟我一模一样的“他”……

    纷繁而复杂的线索杂乱地串联在一起,很明显这些现象之中有着某种神秘的,冥冥之中的伟力已经将我们推入了不可知的轨道。

    但是,这其中的关联在哪里?在背后推动着一切发生的,又是什么样的力量?

    或许,我们是在无意之中,进入了一个时间和空间错乱的空域?在天空黑下来的一瞬间,我们进入了一个黑洞般的镜像空间,然后被复制了?

    我在心里思索着,但是这样的复制为什么又呈现出如此诡异的状态?怎么复制出来的“人”,看起来这么邪性?

    而且,为什么两架飞机已经如此靠近,机载雷达和机舱里的航空警报器都完全没有任何反应?是我们的技术手段无法发现幽灵机的踪影,还是说他们只是幻象般的虚无存在?

    说起来很慢,但是从那架幽灵飞机打开航空灯,到我看见那个诡异的“我”,这一系列的过程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完成的,然而就在这短短的一两个呼吸的时间里,丰富的细节和线索就好像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两架运输机如此贴近,螺旋桨高速旋转发出的巨大噪音,以及四台引擎叠加在一起轰鸣声,响彻回荡在这数千米高的云霄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原本无限贴近我们的幽灵飞机,陡地狠狠震动了一下,机舱内的应急灯陡然熄灭,原本那张阴森诡异的面孔,也立刻消失在我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宏大的呜鸣声从机舱外传来,紧接着那架幽灵运输机便好像突然在半空失去了动力一般,陡地停顿了一刹那,然后猛然向着无限黑暗的下方侧翻了下去!

    艹,它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轰隆??!”

    就在我的思绪将收未收的时候,原本平稳的运输机,陡然发出一阵猛烈的震动,机身开始有节奏地晃动起来,安全带狠狠地勒入我的肩胛骨!

    “刺啦啦——”

    气流的呜鸣声和金属被撕裂的声音夹杂在一起,运输机的机体开始不自觉地倾斜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遇上了高空湍流,所有人固定好自己的位置,我们要加大马力冲出这片气团!”驾驶员的警告声带着凝重和急迫,从话筒中清晰地传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,我们所在的“伊尔—18”运输机,陡然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,好像驾驶员正在做出各种不一样的战术机动动作,试图冲出这片诡异的空域。

    强烈的晃动令我头晕目眩,我们的身体随着运输机的闪避不停摇摆着,我已经感觉到了胃部翻涌的恶心感,无法抑制地冲击着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感觉令我想起了在东海的时候,被那绿光怪物追击的时候,翻涌的巨浪、狂猛的劲风冲击着脆弱的船体,也震撼着我们渺小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橘黄色的应急灯陡然闪了一下,随后便陷入黑暗,殷红色的警报灯带着危险的气息,开始不稳定地闪烁起来。

    “抓紧了,我们要下降!”驾驶员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。

    我知道,高空湍流虽然危险,但并不是无解的,要么飞机向下推,要么向上拉,只要逃出强对流笼罩的区域就行。

    特别是对于螺旋桨飞机来说,狭小空间的机动性和复杂空域适应性,相比喷气式飞机更好,能够更及时、更快速地做出规避动作。

    但是像这种强对流环境,很可能伴有雷电冰雹一类的极端天气,至少要飞到万米以上高空才能完全脱离雷暴云笼罩范围,然而“伊尔—18”作为一款中短程运输机,飞行高度只有数千米。

    向上飞是不可能了,那就只有向下推了!

    在起飞之后不久,老谢曾经跟我们乘坐的“伊尔—18”的驾驶员有一些简短的交流,机长是空军航测团的一位特级飞行员,飞行经验极为丰富,曾经在1964到1976年之间,利用由伊尔-18型改装成的航测机,完成了我国西部边境地区的航测任务。

    而且在1974年10月,他还跟随空军航测团陈杰团长,飞越了珠穆朗玛峰,完整地拍摄了珠穆朗玛峰的全貌,有着应对极端天气状况和高空飞行的经验。

    遭遇这种异常气流状况,能不能脱离险境,我们也只能寄希望于驾驶员的飞行技术过硬了!

    我在心里为驾驶员捏了一把汗,但我还来不及反应,原本轰鸣声大作的发动机,陡然失去了声息——透过舷窗,我甚至看见机翼一侧高速转动的螺旋桨,转速也已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缓和了下来!

    我只感觉自己的瞳孔狠狠一缩,艹,飞机失去动力了!

    “抓紧了!我们要下去了!”

    驾驶员的怒吼陡然在话筒中爆发出来,刺耳的航空警报声呼啸不绝,飞机好像已经失去了动力,猛地坠落下去!

    一瞬间,我看见机舱里的几人同时猛然前倾,坚韧的安全带狠狠勒直,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要被压爆一样!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阵刺耳的嘶鸣声陡然在机舱里爆发,尖锐的呼啸声在第一时间席卷了我的全身,大脑的中枢神经元在那一刻好像被一根针扎一样,我整个人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沉声嘶吼起来,但在那一刹那,我都然感觉自己脑海里的每一个细胞,好像都被什么极度微小的分子高速冲撞了一下,整个人的意识瞬间陷入黑暗!

    一刹那,还是过了很久?

    我不知道,但我只感觉自己的眼前陡然一黑,然而无限黑暗中,却又陡然升起一丝光芒——那是什么?

    “嗬——”

    好像溺水的人终于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一样,我猛地睁开眼帘,舷窗外射入的光线明亮而刺眼,我忍不住抬起手遮住视线,然而机舱里却好像有什么人影正在晃动着:

    “吴疆,吴疆,醒醒!”

    一股力道拉住了我的手,我用尽全力挣脱黑暗的笼罩,模糊之间好像是谢秋刀正站在我的面前,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,正对着我大声嘶吼:

    “我们要坠机了,快,跳伞,跳??!”  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